温岭市生活网
所在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新时代中国农业农村的发展困境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15 21:34   来源:未知   阅读: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农业农村的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与变革,然而,随着新型工业化、城镇化的深入发展,农业农村中的深层次矛盾也不断积累,发展中存在的不健康、不可持续、缺乏竞争力的问题日益突出。

(一)粮食安全隐患逐渐凸显

确保粮食安全是实施乡村振兴的首要任务,虽然近年来中国粮食连年丰收,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但这是以透支资源和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的。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内中国粮食生产面临耕地、劳动力和水资源短缺的“要素约束”,面临污染与食品安全问题的“质量约束”,以及小规模比较效益持续下降的“效益约束”等诸多难题。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粮食安全指数(GFSI)为63.7(理想目标值为100),较2016年下降了1.2,其中粮食供应充足程度(Availability)指标下降了3.6;2017年中国饥饿指数(GHI)为7.5(理想目标值为0),尚处于“适度饥饿”状态。此外,2014?2016年,中国食物供给不足人数占总人口比重达9.6%,即我国仍有约1.34亿饥饿人口,是世界上饥饿人口数量最多的国家,这表明中国粮食安全问题在宏观的总量供给方面仍存在一定缺口。

另一方面,当前中国农产品供求的结构性矛盾突出,加之城乡居民食品消费结构的转型升级,也给全面保障粮食安全、守住“中国人的饭碗主要装中国粮”的战略底线带来了巨大挑战。据估算,到202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粗粮、奶粉(全脂奶粉、脱脂奶粉)、大豆和油籽的最大进口国,其中大豆进口量将占到世界进口总量的65%以上,并且牛肉和羊肉的进口量也将超过国内生产量;到2030年中国饲料粮玉米和大豆进口量将逐渐超过国内需求总量的15%和80%,牧草进口也将显著增长,成为世界最大的牧草进口国。

(二)“谁来种地”难题亟待破解

随着城乡差距、工农差距的日益扩大,农民务农收入水平普遍低于市场平均工资水平,这易使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城镇非农就业。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农村常住人口和第一产业就业人口分别为5.9亿、2.15亿人,十年间各减少了17.52%与30.05%;并且,农村转移出去的大多是有知识、有技能的青壮年劳动力,如2016年我国2.82亿农民工的平均年龄为39岁,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已逐渐成为主体,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49.7%,外出农民工中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接受过职业技能培训的占比达29.1%与35.6%。由此,一方面使得留守农耕的主要是科学文化素质和身体健康素质相对较低的老人、妇女和儿童,农村空心化、农业兼业化、农民老龄化问题日趋突出。另一方面,即使部分劳动力滞留农村,但“70后”不愿种地、“80后”不会种地、“90后”不提种地已成普遍现象,明天“谁来种地”成为摆在我们面前亟待破解的难题。

(三)农业国际竞争力整体下降

作为农业产业链各环节参与国际竞争的综合能力,中国农业国际竞争力正随着劳动力低成本优势的逐渐丧失和价格“天花板”与成本“地板”的双重挤压而整体性下降,使得国内外主要农产品价差不断扩大,造成了价格倒挂与“进口入市,收购入库”现象,严重威胁中国农业产业安全。以中美大宗农产品竞争力比较为例,受人工和土地成本上涨的拉动,2001?2012年间中国主要农产品单位产量总成本先后超过美国,2016年,中国稻谷、大豆、棉花等六大粮棉油作物的单位产量总成本比美国高85%至232%,其中人工成本高达美国的5.42倍至21.23倍,且处于扩大趋势。与此同时,国内农产品受托市收购价的硬支撑,一高一低,导致农产品价格倒挂现象仍将长期存在。

除价格因素外,农产品的质量竞争力也是中国参与国际竞争的“软肋”。随着人们食品安全意识的增强,各国对农产品的质量标准要求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享用安全无污染农产品已成为各国消费者追求的主要目标。然而,中国2.3亿小农户、200多万个农业经营单位的生产经营更多关注的是产量而非质量,且生产经营过程缺乏有效监管或存在监管困难,一些农产品的农药残留高于国际标准,农业灌溉水以及农产品加工、包装等环节也有一定污染,难以适应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需要,使得中国农产品受到绿色壁垒限制的种类和范围日益扩大,每年质量安全问题导致的农产品被拒收、扣押、销毁或索赔等比率不断提高,给中国农业产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作者:陈玉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丁士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孙飞,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