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市生活网
所在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木村拓哉+长泽雅美,一手好牌在中国市场意外遇冷?_

发布日期:2020-09-18 08:1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中国当下的社会环境中,年轻人热衷于通过社交媒体去表现真正的自我。对于明星,我们也喜欢看到他们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但这部电影,好像与我们现在的趋势背道而驰”,陆嘉宁说。

我们看到,一些日本观众反馈说能从片中领略到更深邃的东西,但这与中国观众是存在隔阂的。

在他们看来,这部电影展现了饭店内部管理及服务行业内幕,又请到了两位如此级别的明星来演,本身已具备了一定的奇观性。“但实际上这也许是他们对于本国资源不够充分的利用”,陆嘉宁说,“东野圭吾的小说也好,日式推理也好,日本的偶像明星也好,的确还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因此,在中国取得成功的推理故事或悬疑电影,是非常重视社会性和揭示真相、批判虚伪等主题的,“这与这部电影的重点非常不一致”。

2

也即,电影给了观众悬疑类型预设,观众自然会希望看到非常烧脑的情节,可其实它悬疑感没有那么强,更谈不上烧脑,后半段的凶杀情节更是非常草率,远远比不上前几年火爆的相似题材影片《利刃出窍》《祈祷落幕时》等。

关于影片的悬疑推理部分,公众号“Sir电影”发文称“推理这一元素只是电影所戴的假面,它的背后是对社会更加深刻的思考和质问”。

最后,陆嘉宁指出,日本的电影内循环(即自产自销)的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他们有时候不像美国那么考虑海外的市场”。

那么,为何在日本受欢迎的这部电影在中国却倍受冷落?“这是一种很严重的水土不服”,陆嘉宁说,“就像看电视一样,悬疑频道的东西,突然串频,跳到了美食栏目”。

“我们会想,这种情况你还跑去酒店潇洒什么?但是对于人物而言,也许他会觉得那是我在东京的最后一抹快乐,在这个地方我可以向酒店的人提各种要求,成为一个体面而优雅的人”,陆嘉宁分析道,“而作为酒店的人,只要你是客人,便不介意你是什么背景,是他们的职业精神”。

就拿片中痛哭流涕的老师为例,他作为已失业且即将被迫回乡的失败者,仍去酒店寻找“假面”之乐的行为就是让中国观众颇为困惑的。

片中“假面”的存在,对于中国观众而言,是希望看到揭开假面后有什么阴谋诡计,但对于日本人来说,那是从江户时代娱乐风俗行业就有的一种文化,每个人会编造自己的身世和身份,与服务行业的人打交道,但是彼此之间仍相谈甚欢,同时都体验到某种表演的乐趣。“而且这是一种唯美化倾向的,就这一点而言,‘假面’等元素对中国观众来说是非常难以理解的”,陆嘉宁评价道。

从悬疑故事到职人故事的巨大跨越,使观众产生极大的抵触心理。相比于此,纯正的职人影片,比如《入殓师》,“就比这种夹生情况好很多”。

1

陆嘉宁把他们比作中国的梁朝伟和周冬雨,“他们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都比较高产,不属于那种你在电影电视上很少能看到的明星”。

显而易见,电影《假面饭店》的两位主演木村拓哉和长泽雅美,在中国都非常具有人气,“可以说是最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日本明星”。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就连拥有一众日本电影爱好者的豆瓣网也仅给出了6,香港马报资料挂牌彩图.4分的评分。

比如,长泽雅美仿佛有强迫症,每次都要把有饭店logo的纸镇摆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观众以为它是重要的破案道具,结果发现它什么含义也没有。

星光璀璨的《假面饭店》为何迎来了“中国食客”的挑剔?今天我们别邀请了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陆嘉宁,与我们一起聊聊这部电影。

影片的社会性表达是否是阻碍票房、口碑发力的深层原因?悬疑的外衣之下,究竟是什么让《假面饭店》与中国观众越走越远?